顶点小说 > 五福彩票 > 第五八二章 突厥美男

第五八二章 突厥美男

  .

  贺兰山那边有动静?!”还是胡不归反应最快,想了“将军,你的意思是,徐军师为了配合我们奇袭克孜尔,可能故意在贺兰山那边对胡人有所动作,从而迫使突厥人不得不往前线增兵?!如此说来,这十万人应该不是冲我们来的?!”

  高酋咦了一声,喜道:“若这十万胡人是要增兵贺兰山的,等他们一走,克孜尔岂不是空城一座?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啊!”

  林晚荣笑了几声道:“既然要往好的方面推测,那我们就大胆猜猜也是无妨。自火烧了巴彦浩特之后,突厥人对贺兰山久攻不下,又因补给匮乏,不得不退回草原,禄东赞也才有空赶到伊吾来会我!徐小姐深知我们的目标,既然胡人退了,我想,她应该会想办法吸引胡人的注意,从而减轻我们的压力。没准,她这时候正在草原和沙漠的边缘,与胡人对峙呢!首波攻击没有取下贺兰山,突厥人不得不往前线增兵。从时间上来看,这十万人的出现,恰与这个推测吻合。”

  似乎有些道理。大家暗自点头,听他继续讲下去。

  “更重要的一点,巴彦浩特已被我们烧的找不到一粒粮食,而退守下来的二十余万胡人需要大量的给养,从巴彦浩特到伊吾,我们并没有发现胡人的粮草补给站,由此可见,他们的给养必定是从阿拉善草原深处运来,而这一点也恰好与克孜尔城外堆积如山的粮草暗合。”

  “退一万步讲,即使突厥人真的察觉到了我们的目的,以禄东赞的聪明,他完全没有必要聚集十万人马守在克孜尔城外,这不是明摆着让我们落荒而逃吗?最好地办法就是隐藏兵力、暗中埋伏。坐等我们前去送死!他干嘛要摆明姿势拉大弓呢?!”

  众人听他分析。先是疑惑,后是恍然。深觉这种可能性极大。

  “当然,这些都是我一厢情愿地推测,至于事实真相到底如何。也只有胡人自己知道了!”林晚荣叹了口气。面容一整:“前路艰险。大家一定要百倍警惕。虽不可冒进,但更不能未战先怯、自己吓唬自己。不管这十万突厥人意图如何,我们都已经没有了退路。既然已经到了这里,就一定要给胡人来一记狠的,要不然。不仅对不起贺兰山下浴血奋战地兄弟们,也对不起我们这两条腿!大家记住没有?!”

  “末将遵令!”众人涨红了脸色。齐齐大吼。正如林晚荣所说,这本就是一条十死无生的不归路。根本容不得他们瞻头顾尾。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——前进,杀入突厥王庭!

  与众人商量了一番。十万胡人陈兵克孜尔已是不可改变地事实,目前最稳妥地办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。大军前进地线路不变,同时扩大斥候地侦察范围。随时留意着胡人动向。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。

  议事完毕已是二更时分,一轮弯月高悬在晴朗的夜空,幽幽月光散射在地上草上,静谧清冷。带着微微的寒意。放眼望去。草地上躺满了席地而卧的战士。声轻微。早已进入了甜蜜的梦乡,他们嘴角挂着隐隐地笑容,也不知是不是梦到了家中的父老妻儿。克孜尔虽是近在眼前,却不知这些兄弟有几人能够活着回去?

  “葡萄美酒夜光杯。欲饮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?”站在静谧地山岗,遥望手下将士们那长满虬髯年轻的脸颊。林晚荣长长叹了口气。心里说不出地沉重。

  “怎地了?!”柔软地玉荑握紧了他手掌,一个温柔娇美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。

  微微转过身去,月下地宁雨昔红唇素面、冰肌玉颜,双眸里泛起水一般温柔的波澜,静静望住他。婀娜俏立间,银色地月光照耀着她绝世无双的脸颊。泛起淡淡地荧光。裙带飘飘,白衣飞舞,淡雅地宁雨昔。恍如月宫里谪落的仙子,圣洁高雅,不沾染一丝的人间烟火。

  林晚荣看的直直发呆,好半天才握住她双手,喃喃自语道:“姐姐。你真美!”

  宁仙子温柔一笑。酥手微扬。轻轻掸去他衣上领上沾染着地几丝干草:“美与丑,都只是上天赐予地皮囊。生不带来,死不带走。也就只有你,才把这些都放在心上。”

  仙子果然是淡薄之极!林晚荣嘻嘻一笑,混不在意地摆手道:“欣赏美丽本就是人世之天性,似我这样地俗人更是乐在其中,难道要我面对姐姐这样的天仙容颜无动于衷——恕我直言,姐姐,你这要求太苛刻了吧!”

  宁雨昔俏脸生晕,低头嗔道:“谁对你苛刻了?真说不过你。你要看便看吧,我早已没了道行,还不是任你欺负来着?!”

  仙子粉颊似是扑上了层胭脂,泛起淡淡的嫣红,那含羞带嗔的模样,直个销魂到了骨子里。林晚荣看得色与魂授,拉住她手轻声一叹:“多亏有神仙姐姐你一路相伴,要不然,这生死地道路,我怎么走的下去?!”

  这话是一点不假。从兴庆府到贺兰山,从巴彦浩特到科布多,中间经历了无数的刀枪险阻,亲身历死便有数次,若无安姐姐与仙子暗中相护,他早死了不知多少回了。

  看见他意兴阑珊模样,想起先前他那无端地感叹,宁雨昔小手紧了紧,轻道:“小贼,你是想家了么?”

  “有一点!”林晚荣嗯了声,低下头去微叹。仙子宁静素雅,诸事淡泊,也只有在她面前,林晚荣才会这么老实。

  想起与他初遇要

  命地时候,这小贼是多么的彪悍强硬,火枪蜂针随手把自己当回事。怎知他也有如此孤独无助地时候!

  念及前尘往事,宁雨昔心中柔情渐起,双眸温润似水,轻轻拂平他散乱的发髻。柔道:“莫要忧愁。有雨昔在你身边。纵是千军万马。也伤不了你一根汗毛。等打完了仗,我便陪你一起回去,让你过那开心快活的日子。”

  林晚荣微微摇头。感激一笑:“开心快活的日子我天天都想。可是。我却不是为自己担心。”

  “那是为谁?!”宁雨昔不解道。

  目光扫过草地上无数年轻执着地面孔。睡梦中地他们宁静安详。林晚荣轻声叹息:“为了这些生死弟兄!我能把他们活着带来,却不知,又有几个能活着回去?!”

  宁仙子无语轻叹。她可以救得了小贼一人,可是又怎么救得了这五千将士?!

  “其实,我真地不想打仗!”林晚荣喃喃自语着。似是在说给她听,又似是在说给自己听。

  望见小贼眼里空空洞洞的目光。仙子心中一痛。忙抓住了他手:“我知道地。”

  林晚荣忽地转过脸来。嘻嘻一笑:“姐姐。我要唱个歌,你听过我唱歌没有?!”

  这小贼怎地说变就变了?宁雨昔眼中泪渍尚未干涸。见他竟奇迹似地换了个笑脸,却也禁不住地愣了一下。

  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。林晚荣却已胳膊一甩,扯开嗓子大嚎了起来:“——我要从南走到北。我还要从白走到黑!我要人们都看见我。却不知道我是谁——”

  那曲调说不出地怪异,声音粗壮豪迈,在夜空里飘飘荡荡。直奔向远方。无数地回声和在一起。顿有一种奇特地悲感觉。直涌上心头。直到他声音袅袅散去。心中仍有一股热流在回荡。

  “咦,林将军又唱小曲了?!”胡不归竖起耳朵听了半晌,皱眉道:“怎地和《十八摸》不太像?莫非窑子里新出了《十九摸》不成?”

  “什么耳朵啊,”老高不屑地撇撇嘴:“这分明就是《念郎君》。今年八大胡同最流行!”

  那边假寐的月牙儿翻身而起,眸中斑斓隐现。目光落在山岗那一对紧紧依偎的人影身上,她咬了咬牙。重重哼了一声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从科布多出发。前行了七八十里路程,便到达乌布苏诺尔湖。

  “乌布苏诺尔”。在突厥语中地意思是天堂中宁静地湖。

  果然湖如其名,还未靠近湖面,便有一股淡淡地水雾扑面而来,隐隐夹杂着水草地清香。湖水清澈见底。碧波荡漾,远远望去,便像一块硕大而光亮地镜子。镶嵌在阿拉善草原上。

  乌湖距离胡人王庭克孜尔不过三百多里的路程,可谓已经触到了突厥人地鼻子前面。由于不明克孜尔外那十万胡人地动向,林晚荣放慢了行军速度。悠悠晃晃磨蹭了一天,特意赶在暮色降临时。才来到这乌布苏诺尔。

  天色已暗。将士们在湖边悠闲地牧马、擦洗着战刀。大战即将来临,却不见丝毫地紧张气氛。

  玉伽似是对这乌湖的环境极熟。到了这里就仿佛到了家一样,她一扫先前地冷淡,不断的轻声娇笑,在岸边地草丛里采集着各种各样的野草花朵,混搭在一起。束了大大地几捧。每一捧都意犹未尽地放在小巧的鼻子边轻轻一吻。脸上露出个甜美地笑容。

  待到玩地累了,她便坐在岸边。脱了靴子,露出一双晶莹如玉地小脚,在清澈地湖水里欢快踢搭着,还不断将身边厚厚地野草花朵挤揉几下,榨出些汁水,又不断地往湖里扔去。看那神情,说不出地轻松写意、逍遥自在。

  *,分明她是俘虏,怎么玩地比我还轻松?望着无忧无虑地少女玉伽,林晚荣眼中冒火,满是无奈和嫉妒。

  玉伽似是感知了他地眼神,微微转过身来,望见他黑黑地老脸,她竟是展颜一笑,说不出的妩媚。

  林晚荣愣了愣,不会吧,她冲我笑了,这可是好久没有过的事情了,难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?!

  他发愣间,玉伽又轻哼了声,偏过头去,手中大把的花草往湖水里扔去,那眼神已变得虚无缥缈。似这湖水般起伏荡漾。

  “胡大哥。前方兄弟有新消息回报么?”才一安扎下来。林晚荣便逮住胡不归。心急火燎的问道。晌午时分,第一波的斥候已经传回消息,克孜尔外围的确聚集了数十万胡人铁骑。遍地地粮草给养。堆积地像小山一样。仙子地消息准确无误。

  十万胡人守在通往克孜尔地道路上。到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地目的是什么。眼看着克孜尔便在咫尺之遥,林晚荣地焦急可想而知。

  老胡凝重地摇头:“尚未回报。胡人十万大军在侧,我们地斥候根本就无法接近,对他们地目的更是一无所知。难!”

  坏就坏在这个一无所知。林晚荣懊恼的摇摇头,既不知道胡人的意图。又没有贺兰山的消息,更不知道徐芷晴那边到底有没有动作。而自己只要稍一不慎。这五千大华精锐。就会被十万胡人撕成碎片。如此关键地时刻。竟然无有效情报来判断敌情。怎不叫他上火?这就是孤军深入地坏处了。

  “将军,将军。”正焦急中,许震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

  “什么?”林晚荣脸色一变:“突厥骑兵?有多少人?从哪里来。又要到哪里去?!”

  许震摇了摇头:“约有百余人。身份目前还无法确认。不过看他们战马地状况。行进不超过一天。应该是从胡人王庭赶来地。”

  离着乌苏布诺尔最近地草原城堡。就只有胡人王庭克孜尔了。不用问,也知道这些胡人是从那里来地。这区区百人地马队。声势极小。克孜尔外围地斥候没有回报也是正常。

  百人骑兵?直往乌湖奔来?这到底是什么人?他们要干什么?林晚荣来回踱着步子,头脑飞速运转。

  高酋听完许震地报告,不屑的撇撇嘴道:“不就是一百来号胡崽子么?!手脚利索点。直接宰了不就得了?!”

  “不可。”胡不归急忙摇头:“现在尚不清楚这百名胡人地来意。若是突厥地探子,我们一动手,岂不是正对后面地胡人暴露了我们地行踪?!”

  论起排兵布阵。老高地确不是那块料。他悻悻的吐吐舌头。不敢说话了。

  林晚荣眼神一闪。疾声道:“不管来地是谁,咱们都不必怕他。胡大哥。你带领弟兄们退后二十里地。许震。你带上百名兄弟和我留下来,咱们摸摸这些胡人地底子。”

  “不可。”话音一落。胡不归便大声反对:“身为一军之帅,怎可轻易冒险。请将军带队隐蔽。由末将带人探查。”

  胡不归思索缜密,经验老到,一语既出。众人皆点头称是。林晚荣笑道:“胡大哥过虑了。以百人对百人,我军还处在暗处。大不了就将这些突厥人干了,哪里用地着冒险?!这几天可把我烦透了,不亲自摸摸胡人地底,我实在心有不甘。再说了,面对这乌苏布诺尔湖。有谁比我水性更好?我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区区百名突厥人,能把我怎么样?”

  他信心笃笃,众人还待再劝。却被他一概推下了。胡不归无奈。只得仔细叮嘱了许震几句,才带队退后。

  与许震带领着百余号人潜伏在草丛中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天色彻底地暗了下来,阵阵寒意涌上心头,那一百号胡人却还未到来。

  等地有些不耐烦,刚刚将身子略微挪动了几下。耳中便传来轻微的嘀嗒嘀嗒马蹄轻响。这声音再熟悉不过。正是突厥大马特有的蹄音。

  “来了。”许震的一声提醒。众人便急忙伏在草丛中,秉住了呼吸。

  暮色中。隐隐约约地烟雾升起,数百个奔腾地黑点迅捷如风,直直向乌湖奔了过来。看那骑马的姿势和骑速,都是些精熟地突厥好手无疑。夜色幽暗,这百余突厥人既不打旗号,也不点火炬,飞奔如箭,疾速往湖边奔来,说不出地诡异。

  眼见着突厥人地步伐越来越近。林晚荣忙将脑袋往深深地草丛里缩了缩。疾风划过,数匹突厥快马如狂风般卷过。掀起地青草落叶打在脸上。生生地疼。

  狗杂碎!林晚荣吐出疾溅入口中地草根,呸呸地暗骂了声。

  乌苏布诺尔湖紧邻着突厥王庭,这飞奔而来地百余名突厥人甚为托大。连周围地草丛看都没看一眼,似乎对自己的地盘极为放心。

  “看。他们停下了!”许震地一声轻呼。惊醒了林晚荣。他急忙放眼望去。只见方才还在放马狂奔地百余名突厥人,到了乌湖边。渐渐的减低了马速,先前打头地几人早已跨马而下,正牵马往前走去。

  “难道他们要在这里宿营?!”这个念头在林晚荣心里一闪而过。老胡带着几千弟兄。距此仅有二十里的路程。搞不好就要碰头。他心里有些焦急起来,对付这一百来号人本身倒不是什么难事。就怕他们背后还有人。那样就要打草惊蛇了。他思索了一会儿。生生把心中地焦虑按捺住了。

  数百号胡人全部下马,帐篷已经卸了下来。他们正在围着乌湖打转。看样子似乎在选址搭建帐篷。今夜是摆明要宿在这里了。

  再往前走就是科布多了。他们今夜宿在这里,难道是要在明早赶往科布多?可是这短短百余里地路程,再加一鞭就到了,有必要在这里扎营吗?林晚荣想了半天也没搞懂。

  那边地突厥人徘徊了半天。终于选好了位置。便开始埋帐篷生篝火了。这些突厥人倒也好眼光。选地那地方。三面环草。另一面紧邻着清澈地湖水。清风拂岸,碧波荡漾。景色颇为不赖。胡人放出地岗哨距离帐篷甚近。看地出他们对周围地环境还是比较放心地。大概是因为在两百里开外便是天险阿尔泰山地缘故吧。

  林晚荣四处观察了一番,对着远处地草丛打了个手势。许震点头会意,略一挥手。他身边地战士便分为数十个小组,打散了队形,悄无声息向那草丛钻去。这些都是胡不归挑出来地精英中的精英。个个都能以一当十。动作麻利迅捷。眨眼就已经到了潜伏的位置。

  等林晚荣钻进去时,耳边已经听到了突厥人地大笑。偷偷抬起头来。只见此处距离胡人帐篷仅仅三十丈开外。那湖边已经生起了一簇大大地篝火。篝火上吊着一只鲜美地烤全羊,阵阵肉香飘入鼻孔。金色地羊油啪啪滴在火上,激起闪烁地火花。

  篝火边盘坐着几个突厥人。正在大声说笑。距离太远,不仅听不清他们说话,就连这几个人的面孔也看地极为模糊。隐隐直觉正对着自己地那突厥人。年

  ,衣着也与一般人不同,胡袍异常华丽,似是个领头

  妈地,这些家伙难道是来举行篝火晚会地。看又看不清。听也听不到,林晚荣心中无比地恼火。忍不住的暗自骂了声。

  “将军。不如下湖里去。”许震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。

  对啊,林晚荣眼前一亮。这几个胡人在岸边聊天。以我陆上大老虎、江中小白龙地本事。要想对付他们岂不是易如反掌。

  赞许地看了许震一眼,正要动作,忽有一个斥候钻了过来:“将军,又有人来了!”

  “什么?!”惊声未落,耳中便传来阵阵蹄声,比起方才地百余人已经稀拉了许多,隐隐约约有十余人地模样。

  先有百人。后有十人。难道他们是来此会面地?!林晚荣心中打了个嘀咕。忙又将身形掩了下来。

  隐隐地蹄声。显然也惊动了对面地突厥人。一个胡人在那领头的年轻人耳边说了几句,领头地突厥人微一点头,缓缓站了起来,直向大营门口走了过来。

  火炬渐渐亮起,林晚荣也看清了这年轻胡人地面孔。他年约二十多岁,生地浓眉大眼,高鼻阔口。身高足比林晚荣还要高上半个头。四肢精壮。似有一股随时可以爆发地力量。整个人孔武有力,气宇轩昂。与林晚荣见过地拉布多等胡人大为不同,这是一个典型的、富有力量地突厥美男子。

  这厮倒是有些面貌,没准能吸引不少突厥小姑娘,林晚荣暗地里嘿了声。

  这突厥美男,身上穿着一色淡黄地胡袍,虽是形状与一般胡人无二,但那袍子地质地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落在林晚荣这内衣专家地眼中,他也暗自吃惊,这分明是上好地大华丝绸,在大华也只有富贵人家才能穿地起。这厮到底是谁?

  那突厥美男行着离大营门口还有数丈,便远远的站住了,再不往前挪动一步。他一手扶住腰间地弯刀,眼如鹰隼,冷冷往前方打量。那豪迈冷峻的气势,非是一般胡人可比。再往这人身边看去,他手下地突厥人,个个体格雄伟,孔武有力,握住弯刀地手掌青筋爆起,一看就知都是身经百战之辈。

  林晚荣一惊,顿时收起了轻慢之心,要真拿我这一百人,和这人地手下相比,谁输谁赢,还真不好说呢。

  这一迟疑间,远远的数十匹骏马已疾奔而来,清脆的蹄声划破了草原地宁静。那突厥俊男只微微扫了一眼,点了点头,便站在那里,没有半丝出营相迎地意思。

  数十匹骏马越来越近,林晚荣模模糊糊扫了一眼,只见这些人都是身穿胡袍,具体面容也看不清晰。

  后来地胡人离着营帐大门还有数丈地距离,便齐齐喝住大马,哗啦一声跳了下来。当前一人疾走几步,钻进大门,冲着那华服地突厥美男深深一恭,大声说了句什么。

  话音随风传来,隐隐约约地听不清晰,只是那声音,却似乎有着几分地熟悉。林晚荣好笑的摇了摇头:妈地,难道我在突厥也有熟人?

  借着火把中地微弱灯光,他略略扫了一眼,瞬间便瞠目结舌,张开地嘴巴就像塞进了一个大大的鸡蛋,再也合不拢了。

  “是徐康宁!”许震惊得差点跳了起来,幸亏林晚荣及时地捂住了他嘴巴。

  那身着胡服,率先迈入胡营的,竟是昔日逃走的诚王世子徐康宁!也难怪林晚荣没认出他来,徐康宁身着一袭胡服,唇边留了几缕胡须,脸色晒黑了许多,与昔日那个羽扇纶巾、英俊潇洒地诚王世子,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若不看他的眼睛,冷不丁瞧上去,他便是一个突厥人无疑。

  昔日的诚王世子,不断地向那人抱拳鞠躬,神态无比地恭敬虔诚。那突厥俊男也不知是个什么身份,面对徐康宁地躬身大礼,也不过是略微点了点头,神色倨傲,眼中地轻蔑之色,一览无遗。

  没想到这小王爷,竟然真地投奔了突厥人,这个世界还真是太小了。林晚荣眼眸中厉光疾闪,忍不住的阴阴冷笑。

  这种卑躬屈膝的奴才,也配做我大华人?许震气得牙齿咯咯作响,恨不得一刀上去劈了他。

  和徐康宁斗气并无必要,他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,林晚荣真正关心的,是那突厥美男的身份。

  眼望徐康宁跟在那人身后,向营中走去,林晚荣拍了拍许震肩膀:“小许,跟我下湖去。”

  今日之行,还真是来对了!不仅看见了这背叛祖宗的徐康宁,没准还会有些别地收获。寻了几名水性精湛地将士,诸人选了离那营帐远远地一处岸边,悄悄潜下水去,无声无息的向那帐篷靠近。

  自徐康宁来了之后,突厥人地岗哨抖地严密了起来,另外三面,早已有十余人不断的巡逻探查。唯独靠湖的这一面,异常静谧。这也是突厥人的习惯使然,他们在马背上长大,几乎个个都是旱鸭子。再者,这是在王庭的眼皮子底下,又有谁敢不开眼来招惹他们。

  林晚荣潜入水下,一口气行出老远,刚钻出水面,便听徐康宁恶狠狠的狼嚎:“一定要杀了林三!”

  https:///sougou/2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五福彩票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