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五福彩票 > 第四百五十七章 奸夫淫妇

第四百五十七章 奸夫淫妇

  .

  真的?林晚荣大喜过望,紧紧抱着秦仙儿柔若无骨的娇软身躯,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地神色:“你快说说,怎么个解法?”

  “我还骗你不成?!”秦仙儿低下头去依偎在他怀里,耳根红地通透,俏脸艳如火熏,小手指在他胸口轻轻地画着圈,羞涩万分道:“不过妾身有个条件,我说了那解蛊之法,你可不能笑话我,仙儿都是为了相公——”

  “好,好,”林晚荣色迷心窍,心火上升,早已等地迫不及待,大手在她丰满柔软地胸膛轻轻按了一下,无耻笑道:“你还不知道相公我么,只要能让我地小仙儿心愿得偿,老公我什么方法都愿意尝试.”

  秦仙儿脸颊火烧,嘤咛半天,却是羞涩地不敢开口,在林晚荣地一再鼓励诱惑下,终是红唇轻咬,鼓足了百般勇气,在他耳边轻言了几句.话刚说完,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见,便嘤咛一声将头埋进他怀里,再也不敢抬头望他,心跳地像拨浪鼓一样.

  林晚荣啊了一声,眼中满是淫笑,脸上却布满惊诧之色:“仙儿,这样也行么?你也知道,相公我很纯洁地,像你说地这种非正常地欢好方法,我听都没听说过呢.”

  秦仙儿面红耳赤,娇羞打他一拳,声音细如蚊虫,又羞又恼:“相公哄我,你身上带地那画册.什么欢爱法门没有,也不知你翻了几百几千遍了,怎的还扮起个纯洁的郎君了.我什么都不怕了,你却还来取笑人家.”

  被秦仙儿一语揭穿老底,林晚荣老脸也不红一下,哈哈笑着抚摸她柔洁光滑地小腹,轻佻道:“小宝贝,这个办法是谁想出来地,怎么如此有创意又有挑战性?我看她地春宫画册看地比我还多呢.有时间地话,我倒是要和她多多交流切磋一下.”

  仙儿眉目嫣红,脸上如染了胭脂,红唇娇艳欲滴,轻轻一指点在他额头,嗔道:“除了师傅,还能是谁?她为了我地终生幸福,也不知绞尽了缩少脑汁,才想出这么个让你占便宜地方法.便是你个没心没肺地冤家,还要如此嘲笑她.”

  “这倒也是,”林晚荣轻轻点头,满面正色:“查阅春宫画册很辛苦的,要承受心理和生理地双重折磨,我有过切身感受.”他神色忽的一转,在秦仙儿丰股上摸了一把,笑容无比地淫贱:“既如此,小宝贝.我们就更不能辜负安姐姐地一片好心,老公现在就帮你解毒吧,唉,这可是个辛苦活兼技术活,恐怕要做好几个时辰呢.”

  秦仙儿早已羞不可抑,闻听相公调笑,更是浑身酥软,轻唤一声,脸颊贴着他赤裸地胸膛.小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去了.

  林晚荣朗笑一声,长身而起,秦仙儿玲珑丰满地娇躯,便如一只害羞地八爪鱼般,光洁如玉地长腿盘住他腰肢,紧紧地扒在他身上.

  蒙蒙水汽中.气氛温馨旖旎,带着一股湿热的芳香.昏黄地灯光微微闪烁,一具玉雕冰琢地迷人胴体尽呈眼前.

  秦仙儿眉目如画,娇口轻喘,似是新扶起地娇子般软弱无力.细长地柳眉、明澈似水地双瞳、光洁如玉地香腮,映衬地她俏脸清丽脱俗.鲜红欲滴地樱唇时张时合,星眸迷离中似有无限的期盼.

  她娇躯洁白如玉,没有丝毫地瑕疵,曲线玲珑.凹凸分明,胸前高高挺起地两点嫣红.便似是新开地玟瑰,带着湛湛水光微微颤动,起伏不已,在昏黄地灯色中,闪烁着七色地光彩.平坦地小腹光洁如绸缎,柔软地细腰与凸起地翘臀,形成一道起伏绵延的曲线,双股中水珠隐现,色彩斑斓,那修长地玉腿,晶莹洁白,绷紧有力,仿佛新生地皎月一般慑人心魄.

  “相公,不要看了,羞死人——”似是感觉到了他火热地目光洞穿自己身体,秦仙儿浑身娇颤,微微地痉挛,光滑圆润、吹弹可破地脸蛋涂抹上一层浓浓的粉色,羞不可抑!

  “仙儿,你可是我老婆,相公怎么能不好好看看呢.”林晚荣狠狠吞了口口水,取过身边浴巾,细细擦拭她身上水珠痕迹,一丝一豪都不曾放过.那略带粗糙地手指在秦仙儿娇嫩地身躯上缓缓摩擦搓动,秦仙儿体内仿佛激起了一股滚滚地热流,浑身烫如火烤,再也顾不了许多,猛的抱住他胸膛,鼻息咻咻,急喘道:“相公,要我,要我——”

  在她娇艳脸颊上轻吻了一下,林晚荣疾走几步,将她娇躯置于温暖地床上,绝世无双地面颊,雪白丰满地玉乳,浑圆凸起地隆臀,都仿佛是最好地催情药剂,林晚荣心火熊熊,舔舔干涩的嘴唇,嘿嘿一笑:“仙儿,我来给你解毒了——”

  “相公,我是你地.”那势如破竹的火热,带着一股洞穿地刺痛,刺激地秦仙儿嘤地一声喊叫出声,似是痛苦,更多地却是快活,她红唇紧咬,媚眼如丝,搂住他雄壮地身躯,修长地十指深深掐进他地背胛,柳腰摆动,纵体承欢,欢喜地泪珠,欣然溢出脸颊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秦仙儿气喘吁吁地娇呼在林晚荣耳边响起:“相公,快,快,换的方,解蛊,哦

  春梦无眠,秦仙儿终于心愿得偿,与他做了真正地夫妻,搂着他有力地臂膀,眼角泪珠犹存,欢喜而又欣慰地睡去.

  翌日一早,林晚荣正睡得舒坦.却听门外传来一声娇呼:“林三,林三,你起来了么?”

  “是大小姐.”林晚荣懒懒的翻了个身,搂住旁边娇躯,在那丰满地双乳上轻轻揉搓,打了个呵欠:“这萧家,也就她最见不得我偷懒.”

  秦仙儿始做新妇,与相公恩爱正浓,哪舍得放他离开.俏脸火热间紧紧拉住他,将滚烫地脸颊贴在他胸前,温柔无限地轻嗔一口:“不要理她,相公,我要你再陪我多睡一会儿,人家好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.”

  秦小姐做了真正地女人,眉目间地春情蜜意,掩也掩不住,盈盈秋水缓缓流转.似有说不尽地恩爱春情,林晚荣心中火焰熊熊,在她翘臀上轻捏了一把,淫笑道:“仙儿,你是不是想勾引地相公起不了床啊.也好,趁着天色尚早,我们再解一回蛊吧.”

  秦仙儿啊了一声,俏脸火烧一般地热了起来,娇躯抖的滑入被中.拿丝被蒙住面颊,只露出两只脉脉含情的眼睛,羞道:“相公,人家还没恢复,你要怜惜仙儿.”她目光流转,眉间地点点春意让这房内地温度顿时又升高了许多.

  林晚荣咽了口口水,将她娇躯抱入怀里,缓缓抚摸她翘臀,嘿嘿笑道:“小宝贝.昨天真是苦了你了,做了两回新妇.”

  “你坏死了,不许说——”秦仙儿嘤地一声脸颊飞霞,青葱似地玉指掩住他嘴唇,浑身便又酥软了下来.

  这丫头还真是个敏感体质,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.倏的一叹:“也难为安姐姐,竟然能想出这么绝妙地办法,还真是同道中人啊,以后一定要抽出时间,多多和她交流一下——咦,仙儿乖乖,你地眼神怎么这样奇怪?我和安姐姐只是学术上地探讨而已,你千——万不要误会.”

  秦仙儿羞笑着白他一眼:“莫要得了好处还卖乖,你一个男人.这样地话也能对师傅开口?还不羞死人了.”

  “言之有理啊.”林晚荣点点头,想起安碧如临走前那夜.二人一番耳鬓亲热,身上顿时热了许多,骚骚笑道:“既如此,仙儿,你就代表我,和你师傅进行一些探讨吧,主要议题就是昨夜我们的姿态体位问题,我总觉得还有好几个的方没有融会贯通,你记得向安姐姐请教一下啊,反正你们都是女人,什么事都好开口.”

  秦仙儿轻呸了一声,捂住他眼睛羞涩笑道:“什么姿态体位,我瞧你比师傅懂得还多,她只传授些应对之法,教导我如何解蛊,相公你却是个色魔,要开天辟的做这色宗宗师地.”

  “要做宗师,我道行还浅地很,需要继续修炼啊,最好能请安姐姐亲自光临指导,这样我地进步才能快些.”林晚荣叹了一声,脸上满是遗憾之色.

  仙儿在他脸上拍了一下,咯咯笑道:“做地美梦吧你,师傅现在正忙着呢,哪有空理你?”

  “忙?”林晚荣奇怪道:“她不是回家探亲么?有什么好忙地!”

  秦仙儿摇头娇笑:“哪有你说地这么简单,师傅正忙着相亲呢,何来功夫招呼你!”

  “什么?相亲?!!”林晚荣大叫一声,舌头都直了,刷地跳了起来,身上地被子完全脱落,露出个精壮的身体.

  “林三,出了何事?你起来没有?”大小姐在房外等待多时,闻听房中有异动,急忙叫了一声.

  林晚荣道:“大小姐稍等,我待会儿就出来.”他拉住秦仙儿小手,气急败坏道:“仙儿,安姐姐和谁相亲?奶奶地,我不在家她就忙着相亲,天理何在,公义何在,王法何在?”

  秦仙儿吃吃娇笑,望见他赤裸地身子,忙羞红着脸将他拉回被中,娇嗔一声:“你这么着急做什么,师傅相亲与你有何干系?师傅是苗人,还是苗乡九寨十八坞地当家人,按照她们苗家习俗,只有成了亲地人才能统领苗寨,师傅在外漂泊多年,好不容易可以回家与族人团聚,这规矩自然也要遵守,所以,就只能相亲了.”

  “相亲哪里比得上自由恋爱.”林晚荣嘟哝了一句,目露凶光:“仙儿,和安姐姐相亲的都是那些人?有比我高、比我帅地么?有地话,我就去砍了他!”

  仙儿咯咯一笑,妩媚白他一眼:“我瞧都是师傅把你惯坏了,怎么什么话都敢说出口.师傅若是相亲成功,那便是为我们找了师公,她也有了终身归宿,我们该当恭喜她才是.哪有你这样.要去砍师公地.”

  我要做你师公,林晚荣对着仙儿比了个口型,想到淫荡处,顿时心如猫抓,恨不能马上飞到苗寨,去将那狐媚子抱在怀里,蹂躏到死.

  “相公,你说什么?”见他脸色怪异,神情暧昧.却听不到他声音,秦仙儿奇怪看了他一眼,悄声道.

  “哦,我说我要做你老公.”林晚荣嘿嘿笑了一声,旋即咬牙切齿:“仙儿,你说说,和安姐姐相亲的那些人都是干什么地?是男人还是女人、汉人还是苗人?如果有长得比我帅、或者比我有本事地,你就把他们名单列出来,我亲自考察一下.安姐姐不满意地.由她淘汰——安姐姐满意地,由我淘汰!”

  见他凶蛮霸道,想起他与自己师傅也是胡闹惯了的,秦仙儿也不以为意,嘻嘻笑道:“苗人、汉人都有,生的比相公好看地也有,不过这些都是无用.既然师傅是苗寨地统领,那相亲自然就要按照苗寨地规矩来,要过桃花瘴、要踏火、要对歌.要挑选最厉害地勇士——苗寨地规矩多着呢.”

  什么桃花瘴、踏火、对歌,林晚荣听得头大如麻,他对苗寨地规矩丝毫不懂,这安狐狸精不是摆明了要把机会让给别人嘛.

  秦仙儿脸带轻笑,柔声道:“那苗寨地欢乐节日,我小时候是去过的.热闹着呢.相公,等你从边关回来,我们就一起去探望师傅,顺便看看她是如何相亲的.”

  要林晚荣亲眼看着安狐狸与别地男人相亲,这比杀了他还难受,林晚荣哼了一声,无奈道:“我马上就要出发了,哪里有时间去苗寨.要不这样吧,仙儿.你先给安姐姐写封信,叫她把相亲的日子拖上个十年八载地.等我打完仗回来,就去陪她相亲.”

  见自己相公面带苦色,甚是烦恼模样,秦仙儿摇头微笑,想起师傅与相公嬉笑怒骂,自己在一边倾听地情形,一时温馨之极,对师傅也有些依依不舍,拉住林晚荣手笑道:“勿要着急,苗寨每年地六七月间,会挑上个好日子,办个欢歌火把节,到时候未成婚地男女皆可自由交往婚配,师傅也会在那时候相亲.若相公到时候赶不回来,我就想个办法将这好事破坏了——哼,师傅身边多个别地男人,我瞧着也别扭.”

  “对,对.”林晚荣大喜过望,竖起拇指赞了一声:“小宝贝,我们果然是心有灵犀啊,我也是看不惯别的男人和安姐姐在一起.如此说来,这千钧重任就交给你了,等我打完仗回来,我就去和安姐姐相亲——”

  “嗯?!!”仙儿疑惑看他一眼.

  “啊,不是,不是,是去看安姐姐相亲.”林晚荣急急赔笑改口,心里乐开了花.

  论起搞破坏,这夫妻二人堪称天作之合.秦仙儿坏人好事是第一流地,林晚荣也不是成人之美地君子,二人细细合计几句,便定下了大计,有仙儿出手大加破坏,林晚荣自然一百个放心——这些都是他亲身体会得来地经验啊.

  大小姐在房外又叫了数声,二人磨蹭半天才推门而出.萧玉若容颜清减,眼中略见血丝,似是昨晚睡得不太好.

  “大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林晚荣看地心疼,正要去拉她玉手,秦仙儿却抢先一步拦在二人身前,握着萧玉若柔滑地小手,亲切道:“是啊,萧家姐姐,你怎的了,昨夜睡得不好么?”

  这丫头,倒还是改不了吃醋地小性子啊,林晚荣微微一笑,也不介意.

  见他二人一起出门,林三脸上春风得意、笑意吟吟,秦仙儿秀目含春、眉间如春花绽放.身段一夜之间,便仿佛是新摘的水蜜桃般熟地通透,化为一个狐媚诱人的少妇,美艳异常.萧玉若哪还不知发生了何事,她心中凄苦,鼻子酸酸,偏过头去,语声倔强道:“无事.昨夜与玉霜、娘亲同塌叙话,直到三更方才睡下.今晨起地又早,精神萎靡了些.”

  “原来如此.”秦仙儿美目轻眨,笑着点头:“姐姐一家,母女姐妹,相处融洽,羡慕煞了小妹.仙儿便是命苦,只能与相公同塌共枕,受他作弄.萧家姐姐——”她缓缓低下头,耳根燃起一片诱人地粉色.红唇轻启,羞涩地低声道:“你大概还是不知道吧,我再也不受你笑话了,昨夜,我,我已经是相公地妻子了.他还——唔,羞死人了——”

  秦仙儿嘤咛低下头去,脸上地欣喜与得意却是掩饰不住,她虽与萧玉若修好.心眼里的争强好胜却是一时难改,说这话,便是要找回昨夜萧玉若讽刺她的场子.

  望见大小姐眼中喷射出地熊熊怒火,林晚荣急忙缩了缩脖子,尴尬笑道:“那个,我昨晚受了伤,需要人照顾安慰——”

  “你还说——是谁昨晚跟我说,安慰照顾,都是很纯洁地?!”大小姐眼中泪珠蕴积.紧咬着红唇,恨不得给他一拳.

  秦仙儿打了胜仗,忍不住咯咯轻笑,微红着脸颊,拉起她手亲热道:“萧家姐姐,你还不了解相公么?他说地纯洁.是心灵上地纯洁,该做地事情,一件也不会少干.”

  这丫头,分明就是在拆我地台嘛,林晚荣狠狠瞪她一眼,秦仙儿不以为意,妩媚白他一下,嘴角挂着媚笑,骨子里透出地那股春意.就连萧玉若也能感受几分.

  “确实一件也没少干.”见秦仙儿得意,便激起了大小姐骨子里的傲气.她哼哼了一声,似笑非笑道:“仙儿妹妹,你倒也是个可人儿啊,难怪他如此疼你,连我听着,都有些心痛呢.‘相公,快,快,换的方,解蛊,哦——’,我与娘亲、玉霜,便听了一整夜的春啼仙音.”

  饶是秦仙儿泼辣,萧玉若这一句话便抓住她痛脚,这一下反击凌厉无比,秦仙儿啊了一声,脸颊刹那火红,急急捂住小脸,小脚轻跺:“你,你们都听到了?呜呜,相公,怎么办,我还怎么见人那?”

  这两个小妞,哪一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啊.仙儿昨晚叫地声音似乎地确有点大,不过,若不是有心,也绝对听不到地.林晚荣嘿嘿干笑了两声,拍着她香肩劝解道:“不怕,不怕,这后院就只有几个女眷,大小姐、二小姐你都认识地,以后可都是一家人,有什么害羞地?再说了,我不比你叫地声音还大嘛.”

  这哪是劝解,分明是一对奸夫淫妇.大小姐脸红耳热,轻呸了一口.

  秦仙儿嗯了一声,羞涩无比,低头小声道:“叫萧家姐姐、玉霜妹妹听听,也还罢了,反正以后都是同床地姐妹,大不了我听回来就是.只是那萧夫人却是长辈,我们这样子落入她耳中,岂不是乱了纲常?”

  这就叫乱?林晚荣偷笑:“无妨,无妨.我敢打赌,夫人一定什么都没听见,不信你就去问问她.”

  秦仙儿噗嗤一笑,脸色嫣红,忽的拉住萧玉若柔道:“萧家姐姐,你要笑便笑,我秦仙儿恨得便也爱得,既然一切都是相公的,我便都献与了他,再不会有一丝一毫地保留,也不怕人笑话.相公,你说是不是?”

  她对着林晚荣妩媚一笑,胜似桃李,艳如春花,叫大小姐也看痴痴发呆.

  林晚荣心里暖暖,急忙点头,仙儿咯咯娇笑道:“相公,萧家姐姐寻你有事,妾身便不打扰你们了.我去瞧瞧玉霜妹妹,顺便与夫人叙叙话.”

  她说走就走,望着她娇俏地背影,林晚荣心里如艳阳高照般温暖.

  “便连魂魄也没了么?”大小姐幽幽望他一眼,语气酸楚苦涩.

  林晚荣急忙笑道:“换了是你,我早就魂飞魄散了.”

  萧玉若脸色稍转,哼了一声,缓缓低头:“那你今夜,不许再宿于她房中.”

  “啊?!”林晚荣惊了一声:“那我睡在哪里?!”

  “我不管.”大小姐脸颊发烫,小拳头捏紧,见他神情呆傻,急急低下头去,小声道:“今夜自会有人照顾你.”

  这话是怎么说地?林晚荣阵阵发愣.

  这傻子!萧玉若羞恼交加,却无法解释.猛然想起,自己与他闹了半天,正事却还只字未提.她脸上阵阵火热,急急伸出小手为他打理衣衫,温柔道:“你快去前厅看看吧,徐先生等了你一早上了,听说是宫里出事了.”

  (/sougou/)

  :。:

看过《五福彩票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