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五福彩票 > 第二百三十三章

第二百三十三章

  .

  芙蓉帐暖,被翻红浪,在一波又一波的欢愉中,巧巧紧紧缠绕在大哥身上,完成了从少女向女人的转变。

  无限满足地依偎在大哥怀里,洁白的娇躯还残留着过度欢愉后淡淡的粉色,她将火热的小脸蛋紧紧贴住林晚荣的胸膛,满是深情地道:“大哥,巧巧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——”

  林晚荣将她身子往自己怀里拢了拢,任那粉嫩的椒乳挤压着自己胸膛,微笑道:“傻丫头,这才是刚刚开始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。等你到了九十岁,牙齿掉光了,再来说这句话,那才是正经。”

  巧巧欣喜一笑,将身体拼命往他怀里拱:“大哥,我最喜欢听你说话。”

  废话,甜言蜜语能不喜欢吗?巧巧小脸粉红,笑颜如花,又白又嫩的酥胸挤压在一起,娇艳的蓓蕾轻轻摩擦着他的肌肤,本就没有退去的欲火又缓缓地升腾起来。

  巧巧与他接触的如此紧密,感觉那火热的变化,一声惊呼,急忙将羞红的脸颊又埋入他怀里。

  林晚荣干笑两声,凑到巧巧滚烫的耳边,悄声道:“小宝贝,方才感觉如何,舒服么?”

  巧巧嘤宁一声,不敢抬头,小脸羞臊,缓缓摩擦着他的胸膛,以细如蚊蚋的声音道:“大哥,你坏死了,方才那般作弄巧巧,羞人死了。”

  林晚荣哈哈一笑,在她粉臀上慢慢揉捏摩擦,色眯眯地道:“小宝贝,这哪里是作弄?夫妻闺房之乐,乃是人伦大道,是最隐私的情趣,圣人们都喜欢干这事呢。”

  巧巧听他胡言乱语,心中羞涩,却是紧紧抱住他,大哥就是她的天,他说什么她都喜欢。

  林晚荣伸手自衣物间取出那本彩色小册,正是魏老头送给他的双修春宫,慢慢翻看起来。

  “大哥,你在看什么?”巧巧伸出小脑袋道。

  林晚荣嘿嘿一笑:“在看一本好书,嘿嘿,你当日也见过的。”

  巧巧瞧了一眼,顿时望见那小册上赤裸裸的两个小人,她娇呼一声,急忙将脸埋进他怀里不敢抬头。这小册她的确见过,那次也是大哥使坏,此时再见之下,依然羞涩异常。

  林晚荣知道这小妮子脸皮薄,肯定不会与他一起钻研这黄色手本的,唉,能者多劳,看来只有我学会了,再与小宝贝好好实验一番了。

  巧巧捂住面颊道:“大哥,你以后可莫再看这些东西了,会羞死人的。”

  林晚荣叹口气道:“小宝贝,你也知道,大哥是个十分勤奋好学的人,我对新知识地渴望,就像对我的小宝贝你的渴望一样,真挚而又热烈。充满激情。”

  他的甜言蜜语对于巧巧就是致命的毒药,巧巧欣喜之下。紧紧抱住他,丰满的椒乳拼命地摩擦着他身体。美目盈盈,似要流出水来。

  “古人有云,活到老学到老,如今面对自己全然不懂的崭新知识,我们怎么可以固步自封呢?当然要像汲取营养一样去汲取他了。”他振振有词地说道,边翻看小册,边对巧巧衽谆谆教导:“今天,夜黑风又高,两人赤条条,我们就一起好好研究一下学问吧。唉,好久没有复习,生疏多了,今日只用了一种姿势,失败!”

  巧巧面色羞红,脸颊贴在他胸膛,浑身如火般滚烫,柔声道:“大哥,你想看就看吧。”她捂住了面颊,羞道:“你要怎样作弄,巧巧都随你。”

  还有比这更好的春药么,林晚荣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在她小嘴上亲了一下,嬉笑道:“小宝贝,我们方才那姿势叫做婵附,还有些更好的——”

  巧巧被他压在身下,她今日方做新妇,全身上下都敏感得很,两人又是情意浓浓,这一番赤裸接触,更是勾起了天干地火,她鲜红的樱桃小嘴微微张开,急促地喘息着,颤抖着道:“大哥,巧巧永远都是你的——”

  面对如此乖巧可爱的小妮子,林晚荣还能说什么,他狠狠一下吻在小妮子的樱唇上,双手却是出奇地老实,将她紧紧搂在怀里,轻轻爱抚着。

  巧巧鼻自咻咻,等了半天不见动静,睁开眼来,却见大哥含笑着看着自己。林晚荣爱恋地摸了摸她的秀发,在她耳边轻轻道:“傻丫头,你今天才是第一次,你当大哥是那样不知深浅的人么?”

  “大哥——”巧巧又惊又喜,眼中满是欣喜的泪花,脸上写的全是幸福,她只觉得自己嫁了全天下最好的夫君。

  这妮子还真是容易满足啊,林晚荣心里感叹一声,巧巧新瓜初破,如何能承受另一波恩泽,和她说这些话,也是为了增加些闺房情趣。他虽是处处口花花,但对这妮子的疼爱却是发自心底的。

  林晚荣微微一笑,将巧巧搂进怀里,抚摸她光滑的脊背玉腿,占占小便宜,两人说些甜蜜知心的话,逗得这妮子又羞又喜,紧贴住他更加痴缠,如花解语,浓情蜜意尽显。

  听着巧巧在自己耳边轻言细语,林晚荣悠然有种很知足的感觉。人一辈子要求些什么呢?这种最简单的快乐,才是弥足珍贵的。他心里淡淡一叹,对着巧巧小脸亲了一下,无尽的柔情便涌上心头。这一夜的温柔旖旎,自不足对外人道。

  第二日一早,巧巧却是早早地起来了,坐在梳妆柜前,面含羞涩,将长衫系好,缓缓将长长的秀发盘起,从今日起,她就是一个真正的小妇人了。她脸上含羞带笑,眉如远黛,目如春水,玉盘似的脸颊上染上两抹晕红,目光盈盈温柔,清澈如水,还带着些尚未消退的春情。

  一夜之间,巧巧心理生理都成熟了许多,楚楚动人中,又多了几分成熟妩媚。眉目中隐含浓浓的春意。分外的撩人,与先前那青涩的小妮子,完全是两个样子。

  林晚荣望着藏在褂子里的那玲珑美妙的躯体,高高挺起的酥胸,凹凸起伏的翘臀,皆是昨夜宠爱的妙处。想像着那丝绸般的细腻温软,他忍不住又吞了口口水,我的小宝贝,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风韵迷人了?老子一夜的灌溉,真是战果惊人啊。

  巧巧似乎感觉到了他注视的目光,回头对他一笑道:“大哥,你醒了?”

  她唇上带着些新点的朱红,鲜艳诱人,曲线玲珑的美妙胴体。一如昨夜在他身上绽放那般诱人。这丫头不是引诱我吗?不知道我的晨勃一向很突出吗?

  林晚荣走到巧巧身后,抱住她的杨柳细腰,轻笑道:“宝贝,你漂亮极了。”

  巧巧与他已是夫妻,听着他这般火辣辣的情话,心里依然是惊喜伴着羞涩:“大哥,你怎么这么早就醒来了,也不多睡会儿。”

  林晚荣伸手进她小衣里,抚住那柔嫩的香乳轻轻一按:“想看我的小宝贝啊。”

  巧巧轻啊一声,浑身酥软。她已不是世事不知的处子,昨夜的那万般风情早已引燃她心中的火焰,此时又是新婚的早晨,面对大哥作恶的双手,她哪里有还手的力道?

  巧巧莲口轻吐,阵阵的芳香传入林晚荣鼻孔里:“大哥——不要啊——哦,我听着凝姐姐早已起来了——哦,她笑话死我了——哦——”

  林晚荣本是性致高涨,正要和小宝贝做做早操运动一下,闻听巧巧此言,这才想起洛凝还在楼下。咦,这小妞昨夜还真地歇在了楼下啊?那可苦了她了,老子办起正事来一向火力强悍,她应该能够感觉到楼板的震动吧。

  “你怎知她起来了?”林晚荣停住了作怪的大手,笑道:“莫非你有穿透眼不成?”

  巧巧取过亲手新作的长衫,温柔地为他穿上,娇声道:“我和凝姐姐相处多年,自然知道她的习惯了。她每日早起写字画画,心情不好的时候还会弹会儿琴。我方才听到了她在楼梯走动的声音,本想着出去见她,但是——”

  她脸红了一下,不好意思说下去了,林晚荣却是大悟,这小妮子害羞,在闺中好友的眼皮底下,与大哥恩恩爱爱,又是新作了人妇,自然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林晚荣拉着她小手,爱怜地摸了摸她秀发,笑道:“这有什么难为情的?我们是两情相悦,有媒芶合,没什么见不得人的。”

  什么有媒芶合,大哥说得难听死了,巧巧脸红如血玉,在大哥手上轻抓了一下,美目无奈地看他一眼,落在林晚荣眼里,味道却全变了,他只看到了两个字——挑逗!

  两人恩恩爱爱间,巧巧已替他穿好了衣服,又轻心体贴地将褶皱处打平,林晚荣正要拉着她调笑一番,却听一阵轻弦响起,一个幽怨的女声由远及近,轻轻传入耳中:

  “卷尽愁云,素娥临夜新梳洗。

  暗尘不起,酥润凌波地。

  辇路重来,仿佛灯前事。

  情如水,小楼熏被,春梦笙歌里。”

  一曲闺中怨,唱得凄婉哀艳,柔肠百转,便仿如那凄怨的面颊近在眼前,直让人可以看见她脸上的泪痕。

  巧巧轻叹一声道:“凝姐姐怎么会唱这个曲?”

  林晚荣惊道:“这是洛凝唱的?”

  巧巧点点头,拉住他的手道:“大哥,凝姐姐似乎有很多心事,我们下去与她说说话吧。”

  没心事才怪呢,要是让你看着我和洛凝上床,你肯定也受不了。林晚荣心里一叹,洛凝这小妞也是的,没事听什么床戏啊,这下好了吧,惹自己不痛快。要说我也有责任,能力太突出,她想不听见也难,男人太强也是一种罪过啊。

  巧巧拉着他的手,两顺楼梯而下。洛凝面对纱窗端坐,一架瑶琴放在膝前,纤纤十指轻拔琴弦,秋水似的眸子中笼罩着一层雾气,秀美的脸颊带着点点的哀伤,正静静凝望窗外。

  林晚荣自然知道她的心事,只是这事敢怨不得他,巧巧和他是夫妻,两人迟早都会有这一天。昨夜只不过提前办了,而且把动静办大了点,百凑巧洛凝又在这里听房而已。

  “凝姐姐——”巧巧面色羞红轻叫道。

  洛凝娇躯一震,缓缓转过身来,第一眼映入她眼帘的,便是巧巧那高盘的发髻。

  她目光复杂地望了林晚荣一眼,轻启朱唇笑道:“巧巧妹妹,恭喜了。”

  巧巧嘤宁一声,面红过耳,娇首低垂,忍不住快走两步拉住她手,嗔道:“凝姐姐,你也取笑我。”

  她娇羞之下,眉目如画,容颜俏丽。脸上带着喜悦和羞涩,浓浓的春意自眼角梢不经意地散发出来。短短的一夜之间,便从一个青涩的的少女,转变成一个艳光四射的妩媚少妇。这种转变让熟悉了她的洛凝也大吃一惊,凭巧巧这妩媚中带着清纯的模样,征服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是什么难事,看林大哥色眯眯望住她的眼光就知道了。

  洛凝苦笑一声。眼光偷瞟林晚荣一眼,满含深意地道:“哪里是取笑,见巧巧妹妹这般幸福快乐的模样,我羡慕都来不及呢!”

  巧巧不明她话里的意思,但听她方才心曲,便知这位凝姐姐是有心事了,当下拉住她手,忍住羞涩道:“姐姐,你长得好看,又是出了名的才女,哪里还用得着羡慕别人,只要你一声令下,全金陵城的好郎君都在等着姐姐挑选呢,怕你挑花眼了才是。”

  见了闺中姐妹幸福的小脸,洛凝嘴唇嗫嚅了两下,想要说话,终还是不敢开口。

  “这小妞还是太缺乏勇气啊,要是换了我,我就拉住巧巧大声说,我谁都看不上,就看上你老公了,我要跟你抢老公。这样我的巧巧小宝贝就很为难了。以小宝贝的个性,她定然不会和洛凝争的,肯定说,凝姐姐,既然你也喜欢大哥,那不如我们一起拥有他吧,我一个人也承受不住他,他昨天晚上折腾了我半宿,呜呜,羞死人了。我们娥皇女英共侍一夫,共创佳话一段,你看可好。”林晚荣脸上春光满面,骚骚想到,旋即又是一惊:我靠,要是洛凝这小妞也跟了我,那我岂不是要被巧巧睡一天,接着又被洛凝睡一天?真为难啊,还是三人一起睡好了。他咧嘴一阵淫笑,看得洛凝和巧巧皆是心惊。

  “大哥,你笑什么?”巧巧见大哥始终不说话,奇怪地问道。

  “一起睡,哦,赛诗会,我说的是赛诗会,到时候洛小姐一定能够觅得佳婿,心满意得而归。”林晚究其根源抹了把冷汗,还好我够机灵,否则就穿帮了。

  巧巧咯咯一笑道:“大哥说的对哦,这赛诗会上才子无数,凝姐姐一定能够得尝所愿的,小妹可等着姐姐的好消息呢。”

  听林晚荣提起赛诗会,洛凝顿时想起他昨夜答应自己的事情,心里也好受了许多,她拉住巧巧的手,眼光却是落在林晚荣身上。

  洛凝脸上泛起一抹红晕,银牙轻咬,羞涩道:“林大哥,你对凝儿说过的话,凝儿会一直记在心上的。”

  “大哥,你对凝姐姐说了什么话,她这样一直念念不忘?”巧巧调皮地笑道。

  林晚荣大咧咧笑道:“哦,没什么,就是嘱咐她早些安睡。”

  提到安睡,洛凝似是想起了什么,口中轻呜一声,脸上早已羞红一片。

  果然被这小妞听去了,娘的,老子吃大亏了,林晚荣嘿嘿暗笑。巧巧根本就没想到洛凝会偷听自己的好事,见洛凝羞涩不堪,她忍不住道:“凝姐姐,你怎么了?”

  洛凝哪敢抬头,脸上火红一片,急忙道:“哦,没什么。林大哥,你昨夜睡得可好?”

  这个问题似乎不是你该问的吧。林晚荣为难地看了巧巧一眼,轻笑道:“小宝贝,你昨夜睡得可好?”

  “啊——”两个女子同时惊叫一声,脸红过耳,巧巧依偎在林晚荣怀里,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  洛凝脸颊火红,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竟伸出小手,趁着巧巧看不见,偷偷在林晚荣腰上轻抓了一下。她的小手温热,还带着些颤抖,那滑腻一触,竟是如此销魂,林晚荣浑身的骨头都酥了起来。

  过分了,过分了啊,老婆还在身边呢,你就这样赤裸裸地挑逗我?这时代的女子怎么能这样呢?我他妈可是正经人——好歹要等老婆走了再说嘛。

  房中的气氛尴尬中带着旖旎,于林晚荣来说更是刺激。偷情,还是当着老婆的面偷情,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啊。洛凝似也感受到了这种气氛,娇躯轻颤,浑身一软,便要瘫倒在他怀里。

  “大哥,大哥——”楼下忽然传来一阵粗嗓门的呼唤,顿时惊醒了各自沉迷的两个女子。

  洛凝脸色通红,忙将身体站直了,急急道:“大哥,我先回去了。”她不敢让巧巧瞧见自己的脸色,身子一扭,小脚轻迈,便咚咚咚地下楼飞奔而去。

  (/sougou/)

  :。:

看过《五福彩票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