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五福彩票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事

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事

  .

  秦仙儿对他早已死心塌地,从不设防,虽是武艺高绝,毫无防备之下,却一下子被他偷袭得了手。

  闻到他身上传来的阵阵男子气息,仙儿浑身乏力,鼻息咻咻,娇躯微微颤抖,双眼聚满水雾,柔软的小唇便任索取了起来。

  仙儿的香唇甜美娇嫩,仿佛是新剥开的荔枝般柔软,口唇里还带着淡淡的龙井芳香,甜美可人。她又是初尝此道,心里羞涩不堪,根本不敢争眼,只是羞涩地倚在他怀里,任由他痛尝自己娇唇。

  林晚荣见仙儿如此乖巧可人,心里喜欢之极。这丫头方才换上的却是件宽松的长袍,无意中大大地方便了林晚荣,他早已搔痒难耐,大手一滑,便已穿孔机入衣袍之内,轻轻抚摸上她那令人猜谜的光滑肌肤。

  仙儿娇躯一阵轻颤,脸红似火,耳根发热,根本不敢抬起头来,只得乖乖任他使坏。

  林晚荣双手轻移,缓缓摸索,由肩及背至腰,仙儿那水般柔滑的肌肤,令他爱不释手。

  “啊”秦仙儿一声轻轻吟叫,却是林晚荣那火热的作怪的双手,缓缓移上她胸前那两颗火红的蓓蕾,轻轻抚摸起来。秦仙儿虽是妙玉坊的花魁,却是洁身自好,若不是对他情根深种,断不会让他如此放肆。

  想上就上,要上的漂亮,见她如此反应林晚荣淫心更盛。仙儿的肌肤本就是无人能敌,玉乳丰盈,轻揉慢捻之间,便如抚上了牛奶般的顺滑,那胸前的两点鲜红更是娇嫩无比,诱人之极。

  林晚荣艰难地吞了口口水,仙儿这样的宝贝,就是拿了江山给我,老子也不换,他很没出息地想道。

  “公子,不要”秦仙儿一声娇喘,声音微弱不堪,连她自己听了也是心里奇怪,这真是的是我喊出来的么,羞死人了。

  女人说不要,那就是要,这个道理林晚荣可是明白得很,他嘿嘿一笑,双手轻轻握住仙儿胸前的想思红豆,拇指一侪一压。秦内儿嘤咛一声,似疼似怨,却包含着无限的春意,欲望便如潮水般涌了上来。

  “公了”秦仙儿小口微张,气息如火般急热,脸颊如火烧晕红,美目盈盈似要滴出水来,娇喘道:“公子请听仙儿一言。”

  都这个时候了,还有什么话说啊,有事明天早上起床说。林晚荣无视她的话,正待进一步动作却觉得拥在怀里的身体急剧地颤抖起来,急忙抬头一看,只见秦仙儿脸色苍白,呆呆望着他,眼中泪珠滚滚,瞬间滴落了下来。

  哎哟,这是怎么了,是谁欺负仙儿了?林晚荣急忙撤出双手,拥住她道:“仙儿,我的乖乖宝贝,别哭丧着脸,是谁欺负你了?我找他算帐去。”

  秦仙儿听了他的话,却更是嘤嘤哭泣了起来,哽咽道:“难道仙儿在公子眼里,便真是那般随意的女子么?”

  汗,你不是个随意的女子但我肯定是个随意的男子。林晚荣见仙儿哭泣不停,急忙安慰道:“仙儿,不要哭,你在我眼里,是这个世界是最纯情、最美丽的女子。”他话说完,却又在心里加了两个字之一。阿弥陀佛,哄哄她,青璇,巧巧,二小姐,还有诸位尚未认识的老婆们切勿见怪。

  仙儿抹了把泪珠儿道:“仙儿心里想着公子,念着公子,爱着公子,清白身子任了公子轻薄,但这苟合之事,却绝非仙儿所愿,请公子听我一言。”这话里的意思是,我任你轻薄可以,但不能突破最后一道防线,否则便是苟合。

  林晚荣大汗,这个,我对婚前性行为,也是有一定的反感的反感别人,不反感自己。可是难道真的要明媒正娶才能和仙儿圈圈叉叉?青璇还没找到呢。再说了,要娶也是大锅饭一勺烩啊,哪能只要一个呢。这个仙儿看着温婉柔顺,这实际上却是极有主见,极有原则,极有性格,哄又哄不着,骗也骗不成,真是伤脑筋啊。

  秦仙儿见他愁眉不展,羞涩道:“公子还记得上次金陵一别时,仙儿对公子说过的话么?”

  林晚荣仔细想了一会,哎哟,她说的是要杀了青璇,本来以为她只是信口说说,但以她先要杀二小姐今日又要杀大小姐的性格来看,这个妖女醋坛子的话可不是假的。

  林晚荣浑身冷汗下来了,刚才是被精虫上脑了吧,这么严重的问题都忽略了,这秦仙儿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啊,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爆了。不过她的身材真的很好,百摸不厌,林晚荣的冷汗与口水一起流了下来。

  “仙儿说过,待我杀了那肖青璇,仙儿便将所有一切都奉献给公子。”秦仙儿幽幽一叹:“只是今日与公子重逢,仙儿心里无比的欢喜,竟连自己都有些把握不住,实在是不能全怪了公子。”

  嗯,有一定你勾引的成分在内,林晚荣在心里无耻地为自己辩解。

  “其实,方才,便是公子真要了仙儿,仙儿不但不会有怨言,反而会满心欢喜。”秦仙儿忽然羞涩道。

  “欢喜?”林晚荣奇道,你刚才泪流满面那个样子,哪里能看出半分的欢喜。本来是两情相悦的美好的一件事,差点演变成了一场强暴,我是怎么都欢喜不起来。

  秦仙儿见他悻悻的样子,知道他不信,她对林晚荣满是真情,见他无奈的样子,心里不忍,竟是主动将小手握住他大手道:“公子莫要不信,待仙儿说与你听,你便明白了。”

  林晚荣忽然笑道:“其实呢,仙儿,我方才也只是试探一下你的忍耐限度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很正经的,怎么会做出那样道德败坏的事情呢。”

  秦仙儿差点吐血,心中又羞又气。你这人,坏便坏了,却还说的这么振振有词,你那叫道德,那我白莲教便是拯救万民于水火了。

  她嗔怪地看了林晚荣一眼,嘟着嘴轻声道:“便宜都让你占完了,真是坏死了。”

  林晚荣见她不再哭泣了,心里长念佛宜保佑。终于不哭了,转移话题大法再次成功。

  “仙儿,你方才要和我说什么事?”林晚荣道。

  “公子,我方才说要杀那肖青璇——”

  “停,停,不是这件——”林晚荣急忙阻止她,无奈道:“仙儿,这杀人的事儿,以后还是少提了吧。”

  秦仙儿紧咬住嘴唇,眼中泪珠打转道:“我知道,公子瞧不上我,仙儿是白莲教的妖女,杀人如麻,哪能和肖青璇那般身份高贵的圣洁女子相比?”

  这丫头实在是一个大醋缸,林晚荣无奈道:“仙儿,你这是哪里话,我这个人没什么优点,但是博爱的胸怀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品质。对你,对青璇都是一样的。”

  秦仙儿道:“公子,仙儿虽是妖女,却也爱憎分明。我厌恶那肖青璇,便是直言要杀她,我爱恋公子,便是舍了性命也心甘情愿,惟愿和公子鸳鸯双手,白头偕老。我这般做法儿,却是哪里错了?”

  林晚荣头大如麻,说这个秦仙儿温柔吧,她的脾气却又倔强至此,动辄杀人,说她小气吧,却又是爱憎分明,敢爱敢恨,真不知道怎么说她好了。

  “那你不能和青璇好好相处吗?我见你们两个,武艺一样的高强,应该有许多共同语言,定然能做成一对好姐妹的。”林晚荣开导道。

  大男人三妻四妾真不容易啊,除了要当好老公,还要当好政委,及时地做好老婆们的思想工作,否则便会天下大乱。

  “我与她要做什么姐妹?”秦仙儿哼道,“我杀了她还差不多。”

  林晚荣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秦仙儿见他无奈的神情,也是幽幽一叹道:“方才仙儿说过,若是公子此时要了仙儿,仙儿欣喜都来不及,公子信也罢,不信也罢,仙儿却是句句实言。”

  这话却是从何说起,林晚荣心里奇怪,听秦仙儿接着道:“仙儿曾与公子讲起,我只有母亲,没有父亲,不知道公子记不记得?”

  汗,这还能不记得?林晚荣见秦仙儿神情悲婉,知道这其中必有秘辛,他急忙截断秦仙儿的话道:“仙儿,你不要说了,我相信你的。”

  秦仙儿神色一阵激动,泪珠儿滴落,感激地望他一眼道:“公子,你对我真好。”这秦仙儿有时候聪明之级,不好哄,但林晚荣这不经意的一句话,却又能让她感动落泪,还真是应了女儿心,海底针那句老话。

  “公子对仙儿如此,仙儿更不能隐瞒公子。”秦仙儿脸上浮起一丝坚定的神色道,“我外组父的身份公子已经知道了,他辞官之后隐居在这龙泓村中,虽是清苦,却也怡然自得。我娘亲自幼便是远近有名的才女,无奈命运凄惨,却是被许给了京城里一个禽兽不如的人。这人妻妾众多,相互之间勾心斗角,倾轧异己,我娘亲生性淡泊,不愿与人为伍,便屡次受到迫害,偏那人对母亲也极为冷淡,幸亏母亲诞下了我,母亲才是有了些安慰。那禽兽不如的人,子女甚少,对我也甚是喜爱,我原本还道他是天下最好的父亲。八岁那年,母亲带我在花园中玩耍,却碰巧那人的仇家来寻仇,他为了保护自己,竟然,竟然——”

  秦仙儿香肩剧抖,哽咽着说不下去了。林晚荣知道这其中必有惨事,急忙拍拍她的肩膀道:“仙儿,小乖乖,别怕,咱们不说了。”

  “那人竟是拉了娘亲垫在身前,为他挡了致命一剑,可恨我却永远失去了娘亲——呜呜——我可怜的娘亲——”秦仙儿叭在他怀里,放声痛哭了起来,悲痛的便连气息都要接不上来。

  这事确实骇人听闻了些,本应该亲密无间的两夫妻,为了自己性命,竟然能下这般毒手。仙儿的父亲,实在是天下最狠心的人。

  这丫头也实在太可怜了,林晚荣缓缓拍着她的肩头,轻轻一叹,他现在有些理解仙儿的心情了。原来这丫头竟然受了这么多苦,想想一个八岁的孩子,望着母亲受尽欺凌不说,竟然亲眼看到自己父亲为了保住性命拉了母亲做垫背,这种打击着实严酷无情了些。

  “仙儿,一切都过去了,不要怕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。”林晚荣轻轻说道。

  “公子——”秦仙儿一阵感动,紧紧抱住他,在他怀里嘤嘤哭泣着,仿佛要找寻一个有务的倚靠。

  林晚荣将她紧紧搂在自己怀里,这丫头,有了这样的遭遇,她以前的所作所为,都是可以理解的了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仙儿的情绪才渐渐地平复下来,脸上多了些红晕,望了林晚荣一眼,脸上闪过些幸福和娇羞,又急忙将头埋进他怀里。

  “仙儿,那你又是怎么流落到白莲教的?”林晚荣轻声说道。

  秦仙儿嗯了一声道:“正巧那年师傅到京城办事,见我可怜,便收了我为徒,将我带回教中,从那以手,我就成了白莲教的小妖女。公子,你是不是很讨厌妖女。”

  林晚荣笑着道:“别的小妖女我不知道,但是仙儿这个小妖女,我则是大大的喜欢。”

  秦仙儿心里一喜,叹道:“仙儿本来也不想做妖女的,但是师傅自幼把我抚养大,对我恩重如山,她老人家让我去做的事,我就是舍了性命也一定要做到。”

  “这个我能理解,那你便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吧。还记得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么,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亲人,就算是与天下人为敌又如何?”林晚荣说道。

  “公子说过的话,仙儿句句牢记。”秦仙儿主动地将头埋在他胸膛上,小胸粉红,脸上泪痕未干,却又羞涩不堪,娇艳难当,看得林晚荣心里痒痒的。*,真是命苦,仙儿这么乖巧,又受了那么多苦,害我想要霸王硬上弓都不忍心。

  https:///sougou/72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

看过《五福彩票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