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点小说 > 五福彩票 > 第一百一十四章

第一百一十四章

  “不——是吧?”林晚荣吃惊道。手机端 https://m.她这话儿也太诡异了些,刚才在井下与她谈起双修的话题,她还那样羞涩不堪又横眉以对,怎么转眼之间,却又主动提出了这个问题呢。难道天上真的会掉馅饼?这个馅饼,也未免太大了点吧。

  他声音大了些,连那边的萧玉若也是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肖青璇一眼。她心里很有些疑惑,这个林三与这个天仙般的女子如此亲密,他们又是什么关系?

  萧大小姐虽然自负美貌,但是在肖青璇面前,却还是差了几分。她心里叹了一声,这个恶丁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奇怪的事情在瞒着自己呢。

  肖青璇脸色潮红,看他一眼,咬了咬牙,一口气带着他们奔走了近一个时辰。虽然是带着两个人,但她的速度之快,那些官军又怎能和她相比?这一番奔跑下来,早已将官兵远远的甩在了后面。

  三个人走的却是另外一条下山的道路,崎岖不平泥泞不堪,但是在肖青璇眼里,却也算不了什么。急着奔走一番,眼见旁边一处空旷的山谷,半截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,肖青璇拉着二人而上,入内一看,地方宽敞,地面干燥,倒是很适合歇脚。

  肖青璇脸色艳红,看了一眼萧玉若道“萧大小姐,你走了这么会功夫也累了吧,先休息一会儿。”她说着话,萧玉若还没来的及反应过来,便已经被她点了穴道昏睡了过去。

  林晚荣见肖青璇神色不对劲,急忙道“青璇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肖青璇深深望他一眼道“那些贼人无耻,竟在大小姐房里放了春药,幸亏我发现的早,及时的覆灭了它,加上大小姐又在昏睡中尚未醒来,还没来得及吸进去,才能侥幸躲过。否则,她也难逃毒手。”

  春药?奇银合欢散?我爱一棒槌?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道“这春药可是个好东西啊,哪里有卖的?我去买些来防身。”

  肖青璇白他一眼道“你要那些东西做什么,却是拿来使坏的吧?”

  林晚荣厚着脸皮道“我哪里还用的着那东西,我站在这里,便是最强的春药了。”

  这话无耻的没边,肖青璇脸上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,轻道“我遇上你,也算是倒了霉,从来就没遇到过好事。”

  林晚荣想起她刚才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,心里痒痒,道“青璇,你方才和我说的那话儿是些什么意思?”

  肖青璇长长一叹道“我方才说,你和大小姐幸运,逃离了那春药,可是也有人不幸,却中了那春药。”说到春药,她脸上的羞意,似乎是将这石壁也映上了几分红色。

  林晚荣心中一惊,道“青璇,莫非是你——”

  肖青璇眼中浮上泪珠儿道“我离那香火太近,吸入了几口,闭气已是来不及,这春药也不知道是谁配出来的,霸道无比,我纵是有些武艺,却也拿它没法。我这是前世造的冤孽,却让我遇到了你。”

  林晚荣愣了愣,这传说中的春药真的有这么厉害?不就是通过药物刺激体内的荷尔蒙分泌,从而让女姓产生亢奋的姓欲么?不一定要上床解决的,还有另外的解决办法,他很阴暗的想道。

  不过这法儿太过于阴损,有我在此还用得着那笨法?直接来多干脆。他挺起胸膛大义凛然的道“青璇,你是为了救我才中了这什么破毒的,只要能救你,我便是什么也愿意做。”

  肖青璇叹了口气一眼道“你占了这大便宜,却还如此说话,分明是没将我放在眼里了。”

  林晚荣见她脸色红润,脸颊儿上沾满了泪珠儿,偏又生得貌似天仙,那委屈的神色,叫人看得又爱又怜,林晚荣叹了口气道“青璇,你也知道,我这个人就喜欢和你这样说话,我们就这样一辈子说话,好不好?”

  肖青璇眼中泪珠簌簌而下,道“你这是要与我订那白头之约么?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?”

  林晚荣摇头不屑的道“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,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女子,是我喜欢的女子,这便够了。就算你就是皇帝老头的女儿,我也要把你抢过来。”

  肖青璇轻轻叹了口气,道“便未必如你想的那么简单,这世界上,有许多的事情,是不能靠人力来解决的。”

  林晚荣不去理她的话,反问道“青璇,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?”

  肖青璇想了想,羞涩道“有点坏,有点赖皮,有点本事。”

  “只是有点么?”林晚荣笑道“这个世界上没有我林晚荣不敢做的事,你要相信我,更要相信你的眼光。”

  “吹牛皮。”肖青璇心里的清明在渐渐失去,她望着林晚荣,眼神中有着深深的迷离,道“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遇见了你,明明知道你不能沾惹,却还要每天都与你说话,这便是我的冤孽了。”

  她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,银牙轻咬,羞涩的望着林晚荣道“你喜不喜欢看我的样子?”

  她的容貌绝美,气质高雅,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华贵,望着林晚荣轻轻一笑,缓缓转动身躯,美绝人寰的身影便像一朵绚烂的牡丹花,盛开在让这天地之间,为这荒谷增加了无尽的春色,直令曰月都失去了颜色。

  “青璇,你是我见过的,最美的女子。”林晚荣看得呆了,喃喃说道。他在前世,风月场所去的也不少,女朋友也有过一打,但是论起容貌与气质,皆是无人能和肖青璇相比。这倒不是说他忘了巧巧和玉霜,那两个丫头也是大大的美人,巧巧温柔贤淑,玉霜娇憨爽直,与这个肖青璇的气质完全不同。肖青璇却是集绝丽容貌与高雅气质于一身,说她最美,并不为过。

  “你就会说些好听的话儿骗我。”肖青璇眼中满是泪珠,脸上却带着甜甜的笑容嗔道。

  她知道今天这一关是躲不过了,面对人生最重要的一次经历,她有些紧张,却更想放纵一下自己。自己与他,也许仅有这一夜的缘分,又何必要约束了自己呢?

  她轻轻解开自己高盘的发髻,瀑布似的秀发便如一面光滑的缎子般低垂下来,如墨玉般黑亮,在映入洞中的淡淡月光下,闪烁着诱人的光辉。

  林晚荣与她接触这么久,除了第一次误会外,其余的皆是看到她淡然高贵的样子,哪曾见过她妩媚如斯?他轻轻拉住肖青璇的手道“青璇,能够遇见你,是上苍厚待我林晚荣。你真心待我,我若负了你,便天打雷——”

  一只洁白晶莹的小手却覆上他嘴唇,肖青璇摇头道“不要说,不要发誓,我知道你的心思。”她樱唇微微含笑,高悬的小巧鼻梁有如玉般晶莹,粉腮嫣红,冰肌雪肤,秋水为神,晶玉为骨,虽是羞涩不堪,却依然高贵出尘,就像是谪在了人间的仙子。

  林晚荣看得阵阵心跳,他不是未经过人事的鲁男子,只是在这个美貌如仙的女子面前,竟也难免的束手束脚起来。

  呸啊,你小子真没出息,没见过女色么?话说回来,他泡妞虽多,却还真没见过这般的绝色,眼前这个女子便是属于自己的么?不管那么多了,这个时候可不能讲客气,先抱了再说。

  他一把将青璇揽进怀里,感觉那娇躯还带着微微的颤抖,他心里忍不住的甜蜜爱意,手上加了些劲,便温香软玉结结实实的抱了个满怀。

  肖青璇依偎在他怀里,浑身阵阵发热,那药的威力已经逐步发作,她抬起头来望着他,羞涩的眼神,仅是这样的眼神,便已让林晚荣发狂起来。

  他紧紧的搂着这柔软如棉的娇躯,将头深深埋藏在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之中,品尝着那淡淡的发香。那淡淡的茉莉香水,混杂着一种处子特有的幽兰体香,如同甘醇的美酒,让人未饮先醉,透入心扉。

  这肖青璇是林晚荣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出色的女子,并且差点殒命于她手上,想想那时候她是多么的刁蛮傲气,没想到有一天竟会与自己这样的亲密。他宛如又回到了那两人初见的一刻,那一幕幕的场景在他脑间回放起来。

  “原来你是小妞!”林晚荣在肖青璇耳边轻轻道。

  这一声便如润物的春雨,击入了肖青璇的心扉,她心中一荡,甜蜜之中带着些羞涩,脸上浮现一个轻笑,在他耳边道“你这登徒子——”

  听到这温声软语,林晚荣顿时血脉贲张,他是典型的下半身决定上半身的动物,只觉得这丫头话语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,他紧紧抱住那娇嫩的身躯,情欲瞬间勃起到顶峰,一双手不由自主地缓缓伸向肖小姐香臀。

  肖青璇似是被那药物折磨的失了力气,又似是娇羞,竟是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,待到那魔手带着巨大的热力,抚摸到她香臀上,她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,便软软的倒在他怀里,再也不敢动一下。

  滑腻感觉让林晚荣爱不释手,想想她那高贵的气质,林晚荣更是有一种征服的快感,便尽情发挥了禽兽本姓,上下其手,揉揉捏捏,感觉就像是在抚摸着天底下最顺滑的缎子销魂蚀骨。这丫头,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!

  肖青璇似乎是回复了一些清明,对着他嫣然一笑,轻道“相公,我来为你宽衣吧。”

  这一声相公入耳,林晚荣就像六月天吃了冰其淋,从头爽到脚。肖青璇娇躯轻轻颤抖,脸上潮红一片,轻轻解开他衣衫,露出他强壮的躯体。

  都到这时候了,林晚荣也不与她客气了,揽住她腰肢道“老婆,我也给你脱衣服吧。”

  肖青璇嫣然一笑,神态无比的妩媚,玉臂轻展,娇躯有如飞天的仙女般一跃而起,光洁如玉的两只小腿轻轻一踢,外衫便已如一片轻轻的树叶般脱落到了地上,她身上仅着一身亵衣,粉臂玉腿,让人升起无限得遐思。

  林晚荣猛地吞了口口水,这脱衣舞,硬是要得啊,以后让青璇专为我跳好了。

  青璇微微一笑,将满头青丝垂泄而下,轻轻望着他,眼中似是有些羞涩,却又有着欣喜,一举手,一投足,无不充满动人的美感。

  那药力已经尽情发作,她羞涩的将身上亵衣轻轻一扯,丝衣轻轻滑落,便露出她那令所有人痴狂的傲人躯体来。她的身体修长,肌肤如雪般晶莹,浑然天成。高高的胸膛傲然挺立,雪白似凝脂。她修长的双腿轻轻夹紧,与翘臀隆胸一起,组成一道美妙的凸凹玲珑的曲线。

  藕臂玉足,雪峰翘臀,林晚荣目眩神迷,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,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搂住她轻怜蜜爱一番。

  肖青璇娇靥绯红,一双明亮的美眸之中,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水烟雾气,她浑身滚烫如火,娇躯止不住的颤抖着,虽是药力所迫,但今夜却是她最为放荡的一晚了。

  林晚荣早已承受不住,他冲上前去,紧紧抱住她那娇嫩的让人无比怜爱的身躯,勾起她那滑腻如凝脂的下巴深深注视着她。

  肖青璇羞不可抑,樱桃般的小嘴半开半合,似是有着无限的诱惑。林晚荣一低头,便狠狠的吻上了那娇艳欲滴的两瓣樱唇。他口干舌燥,仿佛一头恶狼般,狠狠吮吸着美人口中香津,只觉甘美如醴,齿间留香。

看过《五福彩票》的书友还喜欢